105期2019年九龙心水: 2019年六肖十二码期期公开图

第九百五十七章 沉眠(下)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這樣的話,凌云派所有人都已經蘇醒過來了,不管是身體之前受的傷,還是靈力的嚴重消耗,都在服了丹藥,并在這深層次的修煉當中,或多或少的都恢復了許多。

    雖然不可能完全恢復到巔身的狀態,但是繼續趕路也好,面對出現的高階魔獸都有了一戰的實力,不過還有一個人還沒有蘇醒過來,那就是破天盟的瓦鐵華。

    由于那頭半圣中階的黑暗狂狼,用額頭上的半法寶級的獨角,發動的一記恐怖的偷襲,讓瓦鐵華的后背,出現了一個拳頭般大小的血窟窿。

    要不是瓦鐵華是由血尸進化到了血妖的話,可能這一擊就會讓瓦鐵華后背直接貫穿到前胸心臟部位的話,可能直接重傷昏迷,如果傷勢太重的話,甚至會出現死亡。

    之后更是又跟黑暗狂狼那近似半法寶的雙掌,來了一次硬拼,還好拿出來了彷小南送給瓦鐵華的一面半法寶盾牌,要不然瓦鐵華就不可能像現在這樣,還可以盤膝打坐調息了。

    不過幸好瓦鐵華不是正常的人類,要不然后果會非常的嚴重,再加上瓦鐵華更是擁有罕見的血妖之身,才會在那頭半圣中階的黑暗狂狼如此恐怖的攻擊下,只是出現了重傷。

    沒有在如此重的傷勢情況下出現昏迷,還可以自己在服了丹藥之后,自行進行療傷和恢復靈力,但瓦鐵華在看到彷小南出現的那一刻起,就沒有擔心后面的事。

    畢竟彷小南突然出現后,那驚世駭俗的那一擊,直接把讓自己重傷擁有半圣中階修為的黑暗狂狼給直接秒殺成了肉渣,所以完全相信彷小南能夠解決后面所有的黑暗狂狼。

    更是在彷小南的吩咐下,直接盤腿打坐,療起傷來,雖然瓦鐵華調息的時間最久,但也是這么多人當中受的傷最重的,所以最后一個蘇醒,也是情有可原。

    但此時的瓦鐵華,臉上也不是之前那蒼白的嚇人的臉色,雖然還有一點蒼白,但已經是恢復到了能夠接受的地步,畢竟之前受的傷太過于嚴重。

    但就在這時,瓦鐵華的睫毛動了動,身上一股強烈的靈力波動散發出來,然后隨著瓦鐵華的眼睛慢慢的睜開,這股靈力波動也慢慢的消失了,發現瓦鐵華的身上,有了一種不同的感覺。

    如果說之前的瓦鐵華,從身上時不時散發出來的靈力波動看上去的話,肯定會覺的對方是一個越過了半圣初階境以上的高階修士。

    但是現在的瓦鐵華看上去卻非常的沉穩,沒有任何的靈力波動散發出來,感覺像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凡人,根本就不像是修士,但是只有瓦鐵華主動散發出靈力的時候,才會讓人知道。

    這肯定是一個高階而強大的修士,雖然被那頭半圣中階的黑暗狂狼給打成重傷,但也因此因禍得福,讓自己突破到半圣中階的境界,完全的給鞏固了下來,更是有著不小的進步。

    才會有這種靈力完全內斂的完美表現,周圍的人都感覺到了從瓦鐵華身上散發出來的恐怖靈力。

    凌云派的那十名神通境弟子更是如臨大敵,以為又有高階魔獸過來了,全部從打坐的狀態,直接進入戰斗的狀態,甚至手中都已經拿好了長劍。

    凌云派對的徐林燕和徐莫昌由于修為境界算是最高的,除了正在盤腿打坐的彷小南,所以第一時間感受到了瓦鐵華身上散發出來的靈力氣息。

    隨后更是看到瓦鐵華的靈力內斂,應該是成功的鞏固了半圣中階,更是有著不小的增幅,兩人同時站了起來。

    不遠的周裘隨后也發現了瓦鐵華的情況,倒是這里面除了彷小南,最熟悉瓦鐵華的靈力氣息,所以沒有像凌云派的那些神通境弟子那樣,沒有任何慌亂,只是停止了跟“球球”的玩耍。

    跟在一起的許曉蕾還有徐曦凌兩人,也一同站了起來,望著已經從打坐狀態蘇醒,并站了起來的瓦鐵華,周裘更是快步的朝著瓦鐵華走了過去。

    進一步的感受到了瓦鐵華身上的靈力自己根本感應不到,只是自己的靈覺告訴自己,這個人身體里面的靈力非常的恐怖。

    也猜到了瓦鐵華的傷勢應該是好了許多,靈力更是恢復的差不多了,修為更是有了不小的進步。

    周裘離瓦鐵華半米遠的地止停了下來,臉上帶著笑容,拱手說道:“小姝在這里恭喜瓦大哥修為更精進一步?!?br />
    周裘然后又帶著愧疚的表情,接著說道:“對了,瓦大哥,你身上的傷都恢復的怎么樣了?怎么不多調息一會?都怪我修為太弱,害瓦大哥受了這么重的傷?!?br />
    瓦鐵華見走過來的周裘,雖然彷小南的突然出現,解除了大家的?;?,但是也算是了解周裘的性格,知道對方肯定會因為自己替她擋了那頭半圣中階修為的黑暗狂狼的兇殘攻擊。

    心里肯定還在自責,不過瓦鐵華自己的心里也不好過,畢竟當初彷小南有跟自己提過,不在的時候,幫忙照顧好周裘,可自己卻并沒有很好的去完成,自己更是因此受了重傷。

    后來根本就沒有能力去?;ぶ荇玫陌踩?,如果彷步南不出現,后果真的不敢去想,所以瓦鐵華并沒有去責怪周裘,更多的是怪自己沒有實力,之前突破到半圣中階的時候,還有點小小的得意。

    甚至是出現了那么一絲的懈怠,但經過跟黑暗狂狼拼殺的事情后,發現自己真的不強,完全沒有達到強者的程度,必須更加努力的去提升自己的修為境界。

    這樣才能?;ず冕菪∧蝦桶鎦菪∧獻鲆恍┦慮?,還有就是?;ず冕菪∧仙肀叩那茲撕團笥?。

    有點蒼白臉色的瓦鐵華,面帶著微笑,拱手回道:“太客氣謝謝,這次只是鞏固了半圣中階的境界而以,并沒有太大的提升,沒有什么可恭喜的。

    我身上的傷倒是好的七七八八了,配合彷盟主給我的丹藥,再調息幾次,就沒有什么影響了,你就放心吧,其實應該說不好意思的是我,瓦大哥沒有?;ず媚?,更是讓你也受了這么重的傷。

    更是辜負了彷盟主對我的期望,沒有做到彷盟主給我交待的任務,以后我會更加努力的提升修為,不讓這樣的事情再次發生,如果再有下次,就算是拼著性命也一定不會再讓你受傷了?!?br />
    周裘確實是帶著愧疚的心情來見瓦鐵華,不過沒有想到的是,站在自己前面的瓦大哥,竟然想的不是這些,而是覺的對不住自己,更是心里愧疚的很。

    心里一暖,有一個這樣的大哥,真的是非常的幸運,雖然有可能是因為自己救了彷小南的關系。

    但跟瓦鐵華認識以后,從在十萬大山開始,不管是在云夢澤的黎家,還是后來在這墜魂淵里面,這一路以來,對自己都是非常的尊敬。

    這次自己在黑霧里面尋找彷小南誤入的那個神秘空間入口的時候,被一頭半圣中階的黑暗狂狼給偷襲,才半圣初階的自己根本就沒有辦法躲避。

    幸好有瓦鐵華用自己的身體,為自己擋住了這致命的一擊,要不然后果真的不敢去想像,可能自己有直接被隕落的可能,畢竟那道攻擊來的太突然。

    但是為此受了這么重傷的瓦鐵華,竟然沒有一點埋怨自己,責怪自己,竟然還在處處為自己考慮,怪自己實力太弱,沒有?;ず夢?,真的太令周裘感動了。

    能認識彷小南,并認識這樣為自己著想的瓦大哥,發現自己跟彷小南在一起后,整個人的運氣都變好了。

    沖著瓦鐵華大聲的說道:“瓦大哥,你千萬不能有這樣的想法,如果是這樣的話,小姝我心里肯定沒有辦法原諒我自己,畢竟瓦大哥為了我受了這么重的傷,還這么說自己,還有就是小南一定也不愿意看到你這樣?!蓖嚀荇鎂谷徽餉此?,倒是覺的自己說的有點過了,趕緊回道:“那好吧,那我也就不再說了,也不再去想這些了,大家都沒事就好了?!?br />
    周裘見瓦鐵華的臉色確實比之前自然一些了,就接著說道:“瓦大可,你是小南的瓦大哥,也就是我的瓦大哥,所以我們都是一家人。

    這樣的話,不管發生什么事情,我們之間也就沒有誰對誰錯,更不用有心理負擔,小南一定覺的,只有大家都在一起平安無事,其他的都不是問題,都可以慢慢的去解決。

    只要人在,修為的話,都可以慢慢的去修煉,我也一樣,通過這件事后才知道了自己的修為確實太低,之前突破到了半圣境,還有那么點洋洋得意。

    現在才知道,我的修為根本不算什么,所以我們一起努力吧?!?br />
    瓦鐵華的情況其他跟周裘的情況差不多,破天盟在靈修界的人力太少了,之就除了彷小南這個盟主后,就只有瓦鐵華長老一個人,有很多事情都沒有辦法獨立去完全。

    畢竟靈修界的整體實力太強了,彷小南之前也就比瓦鐵華半圣初階的修為高幾個小境界,沒有辦法分開來,在十萬大山的時候就深有體會。

    兩人在大山里面,時不時的會發現有半圣高階的兇獸出沒,幸好兩人都提前屏息,沒有被發現,不然真的不知道后果會是怎么樣的。

    后來更是認識了真圣境獸尊,看到獸尊麾下的半圣高階兇獸竟然如此之多,任何一個都可以碾壓彷小南,瓦鐵華,甚至是兩個人加在一起,也不夠看。

    幸好來到墜魂淵以后,瓦鐵華修為有了一定的增長,更是在彷小南送的一頭遠古血脈半圣巔峰的魔虎的尸體,汲取了這頭魔虎的全身精血。

    對于擁有血妖之身的瓦鐵華來說,確實是大補之物,更是一舉從半圣初階成功的突破到了半圣中階,沒有辜負彷小南的期望,特意保存了這頭魔虎的尸體入在納戒當中這么久的時間。

    瓦鐵華看著前面的周裘,對方倒是跟自己差不了多少,相信再遇到機緣巧合,就比如彷小南準備帶大家去的那處神奇的造化多地。

    周裘憑著這么多年努力修煉的底蘊,更是借助那靈泉潭的原始靈力,應該能成功突破到半圣中階,憑著半圣中階的修為,在靈修界行走的話,應該就順暢多了。

    對周裘的看法本來在十萬大山的時候就很好,加上剛剛對自己說的這些話,一半的話里面都有提及彷小南,看來對方確實已經完全把自己融入到破天盟,或者說是破天盟了。

    沖著周裘笑著說道:“謝謝,能成為你的瓦大哥我很榮幸,你說的對,相信只要能跟著彷盟主,大家的修為都會提升上來,這樣就能更好的幫助彷盟主。一起加油?!?br />
    瓦鐵華對周裘之前雖然很尊敬,周裘也對瓦鐵華很敬重,但是像之前這樣如此的坦誠布公的說話,倒是很少,通過這次以后,兩人就更加了解了對方。

    畢竟瓦鐵華來自下修界,而周裘是土生土長的靈修界修士,兩人的心中,可能都會存在一定的隔膜,或者是不熟悉不了解,周裘在機緣巧合之下,遇到了彷小南。

    接著在獸尊的提議下,采用“鳳攀龍大法”救了重傷昏迷中的彷小南,并且成為了彷小南的道侶,加上身邊沒有親人和朋友,所以不管彷小南去哪,都會跟著彷小南走。

    也算是成為了下修界的媳婦,半個下修界人,瓦鐵華才會一直對這個靈修界的周裘表現出很多的善意,如果說是真正的完全相信對方,就是通過這次黑暗狂狼的圍攻后。

    清楚的看到了這個女子是個重情重義之人,并沒有遇到生死?;氖焙?,獨自逃跑,更是為了不想讓彷小南看不起和失望,而是愿意跟自己一同去面對生死。

    確實非常的難得,所以由心底里面完全相信了對方,更加尊敬這位自家盟主彷小南在靈修界的道侶—周裘。

    瓦鐵華和周裘轉身看著凌云派的眾人,因為之前瓦鐵華身上突然散發出來的靈力波動,讓大家都站了起來,凌云派的神通境弟子更是手中持著長劍。

    不過經過徐林燕和徐莫昌兩位長老的示意,大家把長劍給收了起來,還以為是有其他魔獸過來,緊張的心情才再度放松了下來。

    徐林燕和徐莫昌長老,見瓦鐵華和周裘交談完畢之后,也走了過來,徐林燕更是帶著一臉的歉意說道:“瓦長老,周道友,看到你們兩人沒事,我們也就放心了。

    之前看到你們兩位被那頭半圣中階的黑暗狂狼給偷襲,瓦長老更是身受重傷,后來我們都被實力相當的黑暗狂狼給纏住,根本就沒有辦法分身過來搭救。

    后來兩位更是險象環生,幸好彷盟子及時趕到,讓大家才避免了這場?;?,讓大家都沒有出現什么意外。

    不過在彷盟主不在的時候,我們身為盟友卻沒有?;ず昧轎壞陌踩?,實在是覺的過意不過,所以我和莫昌長老這次特意過來向兩位陪罪,還請見諒?!?br />
    凌云派的徐林燕長老說完以后,便和旁邊的徐莫昌長老,一起朝著瓦鐵華和周裘拱著手,深深的鞠了一個躬。

    瓦鐵華和周裘見身為凌云派大長老的徐林燕,還有徐莫昌長老竟然向自己為了之前之事表示道謝,更是帶著如此大的誠意,竟然還向著兩人鞠躬,這倒是覺得有點過意不去了。

    必竟當時的情況大家都很清楚,不管是徐林燕和徐莫昌,許曉蕾和徐曦凌,還有凌云派的神通境弟子都被實力相當的黑暗狂狼給盯上了,根本就沒有辦法脫身而去。

    周裘和瓦鐵華兩人更是被一頭半圣中階的黑暗狂狼給偷襲成功,讓修為同樣為半圣中階的瓦鐵華,直接重傷,失去了與之一戰的實力。

    這種情況,根本就沒有想過怪罪凌云派,畢竟當時的大家的身上都或多或少的留下了傷痕,只能怪這群黑暗狂狼的實力太恐怖了,還以為自己所在的這支超豪華隊伍已經夠強了。

    結果沒有想到,這樣的夢幻隊伍都會被別人給盯上,真的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不管什么時候都不能疏忽大意,像這次一樣,要不是彷小南的及時趕到,不然后果真的很嚴重。

    周裘和瓦鐵華兩人趕緊上前,把對面還在鞠著躬的徐林燕和徐莫昌兩位長老給扶了起來。

    瓦鐵華不喜跟人打交道,跟周裘對視了一下,微笑著點了點頭,周裘懂瓦鐵華的意思,是要自己出來說話,也沒有推遲,畢竟這么久了,也對瓦鐵華有了一定的了解。

    嬌笑著回道:“兩位徐長老,真的不需要如此,這樣的話折煞我們后輩了,當時大家都受了不同程度的傷,更是被黑暗狂狼給死死的“咬住了”,根本就沒有辦法分身。

    所以兩位徐長老千萬不要為此自責,要說謝謝的應該是我和瓦長老,畢竟從墜魂淵下來直到尋找到小南,都是托凌云派兩位徐長老的福,如果是我們自己尋找的話,不一定能找著。

    畢竟這墜魂淵里的黑霧對靈識的影響太大了,憑著我和瓦長老半圣初階的修為,根本沒有辦法尋找,更有可能是迷失在這黑霧里面,甚至是被遇到的高階魔獸給當成血食了。

    再說破天盟和凌云派都已經結盟,這樣大家就都是一家人,所以一家人不說兩家話,反正大家現在都平安無事,大家以后還要相互扶持,相互幫助。

    由于破天盟來至下修界,所以以后還需要凌云派給予破天盟幫助的地方還多著了,倒時候只希望貴派掌門,還有兩位徐長老不嫌麻煩才好?!?/div>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2019年六肖十二码期期公开图 www.dkisj.icu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重庆时时全天计划100 二八杠游戏免费下载 无错16码特围 全年 双色球100期走势图表 狗万赢钱稳赚方法 老虎机技巧规律 飞艇公式稳中 黑马人工计划软件稳定吗 合乐分分彩计划软件 三张牌游戏炸金花 世界杯足球直播 正规赌场21点游戏规则 打庄技巧视频 重庆老时时彩 重庆时时开奖直播现场软件 欢乐生肖怎么玩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