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肖免费期期公开: 2019年六肖十二码期期公开图

第242章:交與傳承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張守一比楊希出來的還要早一些。

    他本以為憑借楊真人的實力和心境,勘破幻境是輕而易舉的,誰能想到竟然還落在了自己后面。

    只是楊希也不想同他多說自己的事,問他道:“你還有什么要做的嗎?”

    “無需了,已經做完了?!閉攀匾灰⊥反鸕?。

    “那你我便出去吧?!毖釹6讀訟亂路?,將剛才在入門時沾的灰抖去——他從趙昱那里得了對方給神君帶的話,已經算得上收獲不菲了,沒必要再在天師法院待下去。

    二人出去,見到的當然是一雙雙饑渴的眼睛。

    “如何?”

    老天師上前一步,強忍著急切問張守一,老臉憋的通紅。

    張守一對他一點頭,捧了出個盒子,“此為我龍虎山第三十代天師張繼先所遺留,其中一銅令,四張紫符,十二張藍符?!?br />
    此話一出,本來就憋得慌的眾人差點眼睛冒火了。

    這收獲可以??!連最高等級的紫符都有了!

    就是不知道這些東西的具體用途……不過既然這樣妥善的保管著,想來是非常高級的。

    老天師兀自激動,還想跟自家的外甥孫說什么,結果后面張守一卻是找了個由頭,讓老天師帶自己去了內屋,屏退左右。

    老天師不解張守一之意,還在自得的瞅著這小年輕,滿心歡喜,“你同真人入法院一天一夜,果真有大造化……我歷代天師亦是惦念子孫,留下了諸多遺寶?!?br />
    老祖宗就是靠得住??!

    “舅公,我所得的,不止這一點?!?br />
    張守一打斷了老頭兒的興奮,告訴他道:“我此去法院之內,不但得了天師遺物,還得了一脈完整傳承!”

    原來在張守一進入殿宇以后,也是通過陣法,入了一處幻境所成的小世界,在其中見了種種夢幻,勘破后才得見背后真容,正是羽化于此處的張繼先!

    原來這位生不逢時的天才在辛苦不得突破解脫之后,難免灰心喪氣,又通過望氣推演之術得知北宋龍脈將絕,中原又要動亂,于是便入了法院提前避世不出,不想再拿糟心事來煩自己,一直到羽化離世,至于外面的墳頭,不過是一個空蕩蕩的衣冠冢而已。

    張繼先的能力高絕,還繼承了古時候修士的良好傳統,啥都會一點,基本上是個全才。

    他不但把天師道傳統的符法修煉到了當時的頂層,還以雷法著名于世,要不然也不能跟著神霄派的那群人一起浪。

    “一脈……難道不止我天師道的?”老天師聽出了張守一的言外之意,驚詫道。

    張守一點了點頭。

    當年神霄派浪上了天,不但把宋徽宗忽悠瘸了,同時還仗著自己厲害到處踢館,挑戰了不少門派,把對方強行收為了小弟,從他們那兒搶來了不少好東西。

    神霄派既然得利,跟著一塊搞事情的張繼先也不會虧待自己,趁機搜羅了一些其他法脈的物件法術,留于己用。

    那些東西雖然不是很厲害,但是卻有著完整的體系,其中還包含大量失傳了的法術,相比起如今道門殘缺不全的各種道統而言,是絕對的好東西,誰得到了,誰就能比別人先跑一段路,哪怕后來者手里握有四十米的大刀都不怕。

    等到張繼先羽化而去,他所得的東西整理放置于身邊,靜待后輩中的有緣者來取——說到底張繼先還是不甘心的,估計是想著自己成不了神仙地仙,但還是期待后人里能出來個真的猛士。

    老天師聽完,臉上的喜意還沒褪去,便聽得張守一又道:

    “我有意將所得的傳承同各派道友分享,先由我道院之人修煉,然后散發出去,以作補全之用?!?br />
    “守一,你……”老天師勃然色變。

    他可是一直惦記著龍虎山重新登臨道門之顛的!

    張守一這是要資敵??!

    “舅公,時代變了!”

    張守一看著眼前的老人,說的情真意切,“如今道門殘破,我們若是只想著為了自己得利而遮遮掩掩,這不叫凌駕于修行界各派,而是有罪于整個道門啊”

    張守一在道院里當主持當的久了,見識了形形色色的修道士跟凡俗的權貴之人,前頭還在基地里正面迎接過全真正一為了個虛名而起的各種爭執,早就看明白了一些東西——

    要想一遇風雨便化龍,你得先把自己所在的水坑變得足夠大,足夠深,不然水塘里是養不出真龍的!

    修行界整體實力不夠,不但出不了真正的大能修士,還會一直受制于官方,就像當年的張繼先一樣,明明是飛天遁地的人仙,卻還是要向人間帝王和王朝氣運低頭,為其講解仙法道術,還要給皇帝煉丹做苦力……

    張守一豈能再來個閉關鎖國,禁海之令?他關起門來稱王稱霸舒服了,便能裝作外界的蔚蔚藍天是黑的不成?

    “可是……”

    老天師看著面前年輕道人堅毅的表情,嘴唇蠕動著,想說卻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語。

    沉默到了最后,老天師才猛地一拍張守一的肩膀,對著他說道:“守一,你長大了!”

    “是我想岔了……你現在是道院主持,是道門的領先者,是舅公想的太狹隘,走到了死胡同里……”

    “道門有你這樣的年輕人,我很高興……”

    老天師說著,竟然還抬袖擦起了眼角。

    張守一攙扶住老人,卻是被對方推開了,“你想做什么就去做什么吧?!?br />
    “你只要知道,自己是下一任的張天師,是我正一派下一任的掌教,你……你絕對會是整個修行界,最好的那一個!”

    老人握著后輩的手,語氣堅決的說道。

    張守一反握回去,神色毅然。

    待到說完了心里話,他便出去,把早就心癢難耐,想知道他們究竟得了多少好處的家伙喊了過來,宣布了自己將公布所得傳承的計劃。

    特安局的人只是在聽聞最初的時候神色變了一下,隨后便沉靜下去,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了。

    道門之人則是紛紛稱贊張守一的大義。

    他們都清楚一份完整的傳承代表著什么,特別還是著名天師張繼先流傳下來的,必然不會簡單,可張守一說拿就拿出來了,就算有腹黑者當他這是收買人心之舉,也挑不出什么差錯來。

    “楊真人呢?”

    張守一等著大伙兒高興完了,才發現人群之中不見楊希的影子,便開口問道,“可是還在休息?”

    “不是,”有一道人出聲回道,“真人一出,只調息幾番,就架起一道流云回去黃山了?!?br />
    “他去之前說了,若是天師府的想要找他商量后續之事,自可前去黃山……”

    “那便如此吧?!?br />
    整理傳承和教給道院眾人,還需要花費一些時間,張守一是抽不出空去給楊希做捧哏了的。

    至于問他在法院中得了什么好處……

    罷了,日后再提吧。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2019年六肖十二码期期公开图 www.dkisj.icu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重庆时时彩骗局 篮球即时比分直播 网络炸金花赢钱诀窍 手机福利彩票投注 七星彩每期透露直码 大乐透复式中奖计算表 广东时时开奖20选8 赌场二十一点如何必胜 玩三公技巧下注技巧 网络通比牛牛 合乐888计划软件 快三大小单双稳赚买法APP 云南时时购买平台 内蒙古时时开奖结果查询 打新稳赚不赔吗 十一选五我赚了几百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