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肖中特碼多少倍: 2019年六肖十二码期期公开图

第033章 出籠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紅藥一面聽,一面點頭,心底里,漸漸涌出真切的喜意。

    可算不用聞馬桶味兒了,真是謝天謝地。

    最近她連喝水都是這個味兒,飯量也減了好些,若林壽香再不來,她真不知還能堅持幾天。

    向林、錢二人告了個罪,紅藥便邁著不疾不徐的步子,回到了耳房。

    紅棉并芳月皆在,見她進屋,皆是一臉地艷羨。

    方才劉喜蓮沉著臉過來,將紅藥將去尚寢局當差之事說了,說完了,便摔簾子出了屋,那力道大的,險些沒將簾子給拉斷。

    后來,紅棉扒在窗戶眼兒里瞧見,劉喜蓮的臉上,再沒有丁點笑模樣,想是氣得狠了。

    如今紅藥回了屋,她自不好再偷瞧,又著意賣個好,遂笑著迎了上去,問:“紅藥妹妹,聽說你要去尚寢局當差了,可是當真?”

    說這話時,她面上掛著熟稔而討好的笑,態度之親昵,直是前所未有。

    紅藥委實懶得敷衍她,只點頭道了個“是”,便走去床邊,尋了塊包袱皮,開始收拾東西。

    她的私物不多,不過帕子、香囊并梳裹之物罷了,攏共也沒幾樣。

    見她神情冷淡,紅棉咬唇不語,心頭火卻直往上竄。

    不就是去尚寢局么,有甚了不得的?擺這副臭臉給誰看?

    況那尚寢局可不容易混,就紅藥這個笨豬樣兒,便去了,也是被人打出來的命。

    心下雖是恨極,可紅棉的臉上,卻不敢帶出一絲不快。

    不說別的,那游廊下頭還站著兩個人呢,那可是真真兒的硬仗腰子,紅棉便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敢在這兩尊太歲頭上動土。

    深吸了幾口氣,將那火氣向下壓了壓,她向前湊幾步,笑得越發親昵:“紅藥妹妹,要不我幫你收拾吧,你不知道,我最會收拾東西了。哦,我想起來了,那柜子里還有你一支釵子呢?!?br />
    話音未落,她便不由分說飛跑至柜前,從里頭取出一支扁銀簪來,轉身笑問:“是這個不是?”

    紅藥再是不想理她,也不好當真撕破了臉,只得含笑道:“這個是我的,多謝紅棉姐姐?!?br />
    從今后,不過是各自天涯罷了,這等小人,沒必要得罪。

    見她終于肯應聲,紅棉大是得意,越發小心討好起來,一時遞水、一時送瓜子,圍著紅藥直打轉。

    芳月咬了咬唇,也想湊過去幫忙,卻被紅棉擠去了一旁。

    “去,去,這里沒你的事,你要真想幫忙,外頭欄桿還沒抹凈呢,你去抹了罷?!焙烀薇人罅艘槐?,架子搭得十足,一副頤指氣使的模樣。

    芳月當即便紅了眼圈,委委屈屈站了一會兒,便掀簾出了屋,也不知是不是尋她表姐哭訴去了。

    紅藥自不會理會這些,紅棉更是瞧她們不上,只一心巴結紅藥。

    一時收拾妥當,紅藥便向她道別:“我走了,紅棉姐姐保重?!?br />
    紅棉滿臉不舍,將她送至門邊,嘆道:“唉,你這一去,姐姐就剩一個人了,想當初咱倆那樣好來著,你還經常問我討瓜子來吃呢?!?br />
    紅藥哼哼哈哈地應付了兩聲,紅棉眼珠一轉,又扒拉著她的耳朵道:“何時有空,我找你耍去,你可別不理人家呀?!?br />
    紅藥笑著應了,心下卻知,永遠不會有這一天。

    在正房門外拜別了張婕妤,得來舊主的兩句勉勵,又向錢、王二人招呼一聲,紅藥便隨在林壽香身后,跨出了冷香閣的大門。

    “咿呀”,朱漆小門開了又閉,恰如那人生遇合、紅塵來去,起承轉合間,又是一番天地。

    當置身于盛夏的烈日之下時,紅藥只覺天地一寬,忍不住深深地吐納了一息。

    鼻端傳來干燥的草木味道,隔墻的月季花香猶在,因風而來,又被炙陽灼去,似有若無地淺淺一縷,教人生出莫名的惘然。

    “走罷,路還遠著呢?!奔煲┭鎰判×扯?,面上滿是解脫后的歡喜,林壽香禁不住微笑起來。

    于壽竹這眼光,果是不錯。

    方才她還擔心,這小宮女若是過于老實了,未必能在六局一司呆得住。

    如今看來,是她多慮了。

    這小宮女看著老實,實則心中有數。只看她一離開冷香閣,就跟那鳥兒離了樊籠也似,從里到外都透著股子舒爽氣,可見,那里的人薄待于她,她心里是明白的。

    且,明白歸明白,卻是既不吵、也不鬧,更未去爭搶撕奪,仍舊老老實實地當好差,并不為外物所擾。

    僅這一份品性,便比那些小肚雞腸之人高明多了。

    這般想著,林壽香便又生出兩分逗趣的心思來,故意問紅藥:“你可餓不餓?早飯吃了不曾?”

    紅藥忙恭敬地道:“回林司簿,我吃過早飯了,現下并不餓?!?br />
    林壽香便笑起來,道:“哦,原來你不餓,只方才看你那樣用力地吸氣,就像餓極了的樣子,我還當你聞見飯味兒了呢?!?br />
    紅藥被她說得愣住了,想要回話,卻又詞窮,只得低頭站著,心下又是尷尬、又是惕然。

    方才一時忘形,渾忘了林壽香便在跟前,竟露出真性情來,這可是大忌。

    所幸這林司簿素性寬厚,輕易不會為難人,若換作那厲害些的,紅藥怕現就吃不了的虧。

    舊主亦是主,既然身為奴才,豈可才離了舊主,便如釋重負?

    你把主子當成什么了?

    而再往下想,這厭主之奴,與背主之奴,也就一字之差罷了。

    這念頭一起,紅藥直嚇出了半身冷汗。

    她這是在石榴街住得太久,竟是忘了,皇宮禁苑,又豈是井市能比?

    往后可切不能如此了。

    想那六局一司,精明之人不知凡己,若她再不知警醒,被人窺出端倪來,那些人可不像林壽香這般好說話,到時候,紅藥便吃不了兜著走了。

    心頭不住暗忖著,紅藥面上則是一副低眉順眼的模樣。

    林壽香見了,也不以為意,笑了笑,提步便往前走,一面指著前方道:“便從金海橋上走罷?!?br />
    紅藥再不敢吱聲,沉默地跟在她身后,徑往金海橋而去。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2019年六肖十二码期期公开图 www.dkisj.icu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筒子二八杠技巧口诀 组选6公式 福彩双色球网上投注 博格巴 重庆时时开奖视频 快速时时官网 一分11选5计划软件 足球财富 重庆时时开奖直播下载 七乐彩专家预测汇总 高频彩计划软件下载 二人麻将下载 90比分网即时比分 小霸王论坛精选高手 棋牌代理加盟 2019开奖记录开奖结果